争鸣:也谈靖宇县“全线崩溃无一守节”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16日

  2003年1月28日,吉林省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吉林省白山市原政协副主席、白山市统战部部长李铁成有期徒刑15年。李曾担任吉林省靖宇县副县长、县长,出格是1994年至2000年担任靖宇县县委书记期间,借调整、汲引干部之机,操纵手中的权力,大举收受行贿。1月31日,《中国青年报》曾以《穷县富书记的生财之道》为题进行了追踪报道。冯日乾先生比来撰文《“三军覆没”之一种》(2003年4月1日《中国青年报》),重提李铁成受贿案。在冯先生看来,面临李铁成对干部的屡次调整,所有想捞个科局级“一把手”或想坐稳本来第一把交椅的干部,投其所好纳贡上门,像是在真枪实弹的疆场上一听仇敌喊杀就两股发颤赶紧缴械的“豆腐兵”。这个比方很妙,也发人深思。冯先生还说:“依我看,这叫‘全线解体,无一守节’,似乎更切当些。”

  不外,也有貌似全面的分歧见地。不久前,艾君先生撰文《“送礼”与“贿赂”间的灰色地带》(2003年2月13日《江南时报》),对“贿赂”与“送礼”两个概念作了一番辨析,认为“送礼”与“贿赂”间还有一个灰色地带,不成混为一谈。他认为,按照《刑法》,只要为谋取不合理好处,赐与国度工作人员以财物(包罗以各类表面的回扣、手续费等),才能以贿赂论处。所以,能否贿赂要看其是不是“为谋取不合理好处”。艾君先生刚强地相信靖宇县的所有科、处、局级干部给李铁成送钱送物,并不都是为了不合理好处。“在送礼的干部傍边也必然无情愿为老苍生办实事的人,当李铁成以‘调整干部’的表面大举受贿的时候,并非所有的干部都毫不勉强如许做。可是,他们也晓得,若是不送,他们的位置就难保,位置不在,本人的合理好处和为苍生处事的设法也将付之东流。”乍看,这真有点因合理来由而含垢忍辱、忍辱含垢的无法甚或悲壮的意味呢。倘若此种概念成立,那么,令人惊讶的所谓“查询拜访表白,全县科、处、局级干部除李铁成本人和他的老婆外,几乎无一人不向他贿赂”(2003年1月31日《中国青年报》)之判断似乎成了伪命题。如斯一来,靖宇县的那些为了所谓“合理好处”而给李贪官“送礼”的科处局级干部似乎可脱节“贿赂”之恶名,抚慰顷刻矣。

  中国有句古话,叫“富贵不克不及淫,贫贱不克不及移,威武不克不及屈”,真正的人常常以此砺志自勉,不知“送礼”的干部怎样看?也许在他们看来,昔时文天祥敢于在野庭痛斥趋炎附势、势力熏天的奸佞而毫不害怕,面临虎狼般的元军决然奔赴抗元疆场,不畏艰险与安危,入元军大营喊出:“我南朝状元宰相,但欠一死报国,刀锯鼎镬,非所惧也”(清·毕沅编著《续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二),真是太傻了,太不识时变了。然而,这彰显出一种罕见的伟岸的人格。

  不向显贵送礼就不克不及固其官位或成功地擢升以“维护本人的合理好处和为苍生处事”(艾君语),这种思维逻辑是很恐怖的。也许在临时被贪官节制着的政治风气很纷歧般的某些单元和部分,有些干部认同如许的“潜法则”。但我倒要质疑,这种“节制”是绝对节制吗?莫非就不克不及以党员干部的人格向这种歪风邪气英勇抗争并取得最初的胜利吗?我相信,是完全可能的。由于,我们的国度是人民的全国,党和当局反腐倡廉的决心是坚持不懈的,我国的政治体系体例鼎新也在稳步推进。所以,我更相信,“送礼”的干部趁波逐浪,是由于其私心太重,人格薄弱虚弱委琐,“良知麻木症”缠身。毫无疑问,如许下去,只能是使败北分子愈加嚣张嚣张,使败北的河流不竭扩展。仍是听听李贪官谈谈感触感染吧:“大师给我送钱送物,(我)心里就有一种满足感,放松了对本人的要求。时间长了,次数多了,甚诚意安理得。”(2003年1月31日《中国青年报》)贪官如斯滋养,“送礼”的干部莫非就没有义务?

  再来看看《中国青年报》(2003年1月31日)的报道:法庭最初审理查明李铁成受贿钱物高达144万元,但查察人员在侦查过程中发觉,与良多受贿者分歧,李铁成没有索贿行为。之所以如斯,一位查察官认为,恰是本地狠恶的送礼贿赂之风,像高效催化剂一样,加快了他的败北。可见,那些“送礼”的干部鉴貌辨色、恭维拍马的能力颇强,可以或许自动上供,投其所好,其人格之衰颓不成谓不重矣。

  “无私者无畏”。我相信,这是谬误。昔时吕净一凭着血性与意志,五年孤身斗贪官,终究把前平顶山市政法委书记李长河奉上不归路(《南方周末》2002年12月26日)这是什么精力?这是人坚毅刚烈不阿的凛然邪气!“送礼”的衮衮诸公缺乏的就是如许的精力!

  新任总理同志在十届人大一次会议竣事后,在记者碰头会上援用了中国的古训:“生于忧患,死于安泰。”毫无疑问,在全面扶植小康社会的新期间,加强全体国民的忧患认识,安不忘危,清醒地看到日趋激烈的国际合作给我们带来的严峻挑战,清醒地看到我们前进道路上的坚苦和风险,显得出格主要和火急。

  冯日乾先生的文章《“三军覆没”之一种》谈到了五代十国时宋灭后蜀的战役中蜀军覆灭的情景:“常日里将骄兵疲已成惯性,故当宋军压境时,数倍于敌的人马心惊胆战,毫无斗志,‘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冯先生继而写道:“说到后蜀如许的亡国之旅,不免让人痴心妄想:假若(仍然是假设,不必过于忧心)某一无邪的面对血淋淋屠刀黑乎乎枪口的考验,这支‘无一守节’的步队有几多人能像杨靖宇烈士昔时那样宁当玉碎?看多了和平期间贪官污吏的老苍生还会像昔时那样冒着生命危险去保护他们吗?”如许的忧思怎不令人扼腕唏嘘?!

  家喻户晓,靖宇县是出名抗日将领杨靖宇的牺牲地,也是国度级贫苦县,呈现这么多精力颓败的“失节”之辈,让人表情非分特别繁重。毫无疑问,所有被依法定性为贿赂的大小官员,都应遭到法令的庄重赏罚,一个也不克不及饶恕,不然法令岂不成了儿戏?至于经相关部分查明,确实是给李贪官“送礼”但尚构不成贿赂的,那也必需作出深刻的检讨和反悔。对靖宇县是如许,对全国其它处所也同样如斯。可惜,我们至今还没有获悉在李铁成案中因“送礼”而“湿鞋”的哪位靖宇县干部引咎告退。

(编辑:admin)
http://kartnorge.com/bs/346/